手機
查字典網 辯論網
當前位置查字典 > 辯論網 > 名人智辯 > 馬克·吐溫幽默口才

馬克·吐溫幽默口才

來源:查字典辯論網  發布時間: 2017-04-17

  治夢游癥

  一天,馬克吐溫聽見好多人在談論夢游癥。其中有一個是遠近聞名的夢游癥患者。馬克吐溫說:我有辦法治療夢游患癥。 那患者十分高興地懇求道:先生,請您幫幫我治療治療好嗎?馬克吐溫說:那太簡單了,你買上一盒圖釘,睡前撒在床邊的地上,準能治好你的夢游癥。

  捉弄牧師

  有一位牧師在講壇上說教,馬克吐溫討厭極了,有心要和他開一個玩笑。牧師先生,你的講詞實在妙得很,只不過我曾經在一本書上看見過,xuexishu.com,你說的每一個字都在上面。那牧師聽了后不高興地回答說:我的講詞絕非抄襲!但是那書上確是一字不差。那么你把那本書借給我一看。牧師無可奈何地說。 于是,過了幾天,這位牧師接到了馬克吐溫寄給他的一本書--字典!

  必須站著

  馬克吐溫有一次到一個小城市演講,他決定在演講之前先理理發。您喜歡我們這個城市嗎?理發師問他。 啊!喜歡,這是一個很好的地方。馬克吐溫說。您來得很巧,理發師繼續說,馬克吐溫今天晚上要發表演講,我想您一定是想去聽聽的嘍?是的。馬克吐溫說。您弄到票了嗎?還沒有。這可太遺憾了!理發師聳了聳肩膀,兩手一攤,惋惜地說:那您只好從頭到尾站著了,因為那里不會有空座位。對!幽默大師說,和馬克吐溫在一起可真糟糕,他一演講我就只能永遠站著。

  書與割草機

  有一次,馬克吐溫向鄰居借閱一本書,鄰居說:可以,可以。但我定了一條規則:從我的圖書室借去的圖書必須當場閱讀。 一星期后,這位鄰居向馬克吐溫借用割草機,馬克吐溫笑著說:當然可以,毫無問題。不過我定了一條規則:從我家里借去的割草機只能在我的草地上使用。

  一針見血

  美國有一位百萬富翁,他的左眼壞了,花好多錢請人給裝了一只假的。這只假眼裝得真好,乍一看,誰也不會認為是假的。于是,這百萬富翁十分得意,常常在人們面前夸耀自己。 有一次,他碰到馬克吐溫,就問道:你猜得出來嗎?我哪一只眼睛是假的?馬克吐溫指著他的左眼說:這只是假的。 百萬富翁十分驚異,說:你怎么知道的?馬克吐溫說:因為你這只眼睛里還有一點點慈悲。

  我沒關系

  馬克吐溫在著名畫家惠斯勒的畫室參觀時,伸手去摸了一摸一幅油畫。惠斯勒裝著生氣地喊道:當心!難道你看不出這幅畫還沒干嗎?啊,沒關系,反正我戴著手套。馬克吐溫答道。  兒童票

  馬克吐溫上了火車,可是火車開得很慢,他十分著急。這時列車員過來查票,馬克吐溫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兒童票給他看。列車員笑著說:我看不出,你竟然還是個孩子!馬克吐溫答道:我買這張票時是孩子,可現在長大了。可見,你們的車太慢了。

  去哪里

  馬克吐溫繼續找車票,可是他翻遍了所有的口袋,卻找不到。列車員就勸他:算啦,馬克吐溫先生,我認識你,沒關系。什么沒關系!馬克吐溫嚷道,我必須找到這該死的車票,否則,我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呢?

  推下車

  馬克吐溫感覺疲倦了,想睡覺,可是又怕坐過站,于是就對列車員說:到了站如果我還沒醒的話,你就干脆把我推下車算了。誰知他一覺醒來,車早已過了站。馬克吐溫怒氣沖沖地責罵列車員,大聲叱責:你這個笨蛋,惹我第一次生這么大的氣!列車員倒是很冷靜,他說:哈,我看你的脾氣不如那個美國人的一半呢,我把他推下車的時候,他不但罵,還打人呢!

  住宿

  馬克吐溫來到小鎮上已是晚上了,他便找了一家旅館準備住下。登記時,他發現很多旅客都這樣登記,譬如:福特公爵和他的仆人。這位大作家也揮筆寫道:馬克吐溫和他的箱子。

  理發

  第二天起來去演講前,馬克吐溫決定先去理個發。先生,你好像是從外地來的?理發師問。是的,我第一次來。你真走運,因為馬克吐溫也來了這里,你可以去聽他的演講。那可一定要去。先生,你有入場券嗎?我沒有。這可太遺憾了,理發師聳聳肩膀,雙手一攤,惋惜地說,那你只好從頭到尾站著聽了,因為票早已賣完了。真倒霉!馬克吐溫說,每次那家伙演講,我就得一直站著。

  的士司機

  馬克吐溫攔了一輛的士準備趕往會場。你是去聽馬克吐溫的演講嗎?司機問。是的。馬克吐溫回答,可是我不知道聽他的演講值不值?太值了!司機興高采烈,馬克吐溫講得太幽默,太風趣了,每次我都是在收音機里聽到他的演講,這一次可親眼目睹他的風采了。下車時,馬克吐溫一高興,給了司機100元,說演講完了還坐他的車。司機欣喜若狂:我會一直等你出來的,去他媽的,什么馬克吐溫!

  雙胞胎

  演講中途,有人問馬克吐溫,他是不是有一個孿生兄弟。馬克吐溫傷心地說:有一天,保姆在替我們兄弟倆洗澡時,不小心淹死了一個。最叫人難過的就在這里,每個人都以為活下來的是我,其實不是,活下來的是我弟弟,淹死的才是我。

  黑色領帶

  這時,學習樹,會場引起了一片**,一個脖子上只系著一條黑色領帶的男人走了進來。警察把這個有傷風化的男人按住了。這個男人大喊冤枉:我的請柬上明明寫著:只準系黑色領帶。誰知道來了一看,大家不但系了黑色領帶,還穿了衣服!

  玩笑

  馬克吐溫平日喜歡開別人的玩笑,然而這次他被別人開了一個玩笑。會場中一個年輕人說:馬克吐溫先生,我有一位叔父,不管任何人、任何事都不能使他露出笑容,你能嗎?馬克吐溫不相信。年輕人的叔父被領到臺前,馬克吐溫發揮自己的幽默天才,一連講了三個有趣的故事,逗得全場大笑不斷,可是,老人臉上毫無表情。無奈何,馬克吐溫只好訕訕停止。這時年輕人大笑:馬克吐溫先生,你上當了,我的叔父耳朵已經聾了好幾年了!

  鄭重聲明

  演講中,馬克吐溫激憤地說了一句:美國國會中的有些議員是狗娘養的!此言一出,舉座大驚,當場就有些議員憤慨萬分,紛紛要求他澄清或道歉,否則訴諸法律。馬克吐溫不得不道歉,他是這樣道歉的:本人剛才發言,引起一些人的興師問罪,我考慮再三,覺得剛才的話是有些不妥,因此鄭重聲明,把我的話修改如下:美國國會中的有些議員不是狗娘養的!

  說假話

  晚上,馬克吐溫應邀去赴宴。席間,馬克吐溫對一位貴婦說:夫人,你太美麗了!不料那婦人卻說:先生,可是遺憾得很,我不能用同樣的話回答你。頭腦靈敏、言辭犀利的馬克吐溫馬上笑著回答:那沒關系,你也可以像我一樣說假話。

  領 帶

  美國著名作家馬克吐溫(1835-1910年),曾經是斯托夫人的鄰居。他比斯托夫人小24歲,對她很尊敬。他常到她那里去談話,這已成為習慣。 一天,馬克吐溫從斯托夫人那里回來,他妻子吃驚地問:你怎么不結領帶就去了? 不結領帶是一種失禮。他的妻子怕斯托夫人見怪,為此悶悶不樂。 于是,馬克吐溫趕快寫了一封信,連同一條領帶裝在一個小盒里,送到斯托夫人那里去。信上是這樣寫的:斯托夫人:給您送去一條領帶,請您看一下。我今天早晨在您那里談了大約30分鐘,請您不厭其煩地看它一下吧。希望您看過馬上還給我,因為我只有這一條領帶。

  幸福的婚事

  馬克吐溫愛上了頭發烏黑、美貌驚人的莉薇***,他們在1870年2月2日舉行了婚禮。婚后不久,馬克吐溫給友人寫信,在信中,他不無幽默感地說:如果一個人結婚后的全部生活都和我們一樣幸福的話,那么我算是白白浪費了30年的時光。假如一切能從頭開始,那么我將會在呀呀學語的嬰兒時期就結婚,而不會把時間荒廢在磨牙和打碎瓶瓶罐罐上。

  廣 告

  一位商界闊佬對馬克吐溫說:我想借助您的大名,給敝公司做個廣告。馬克吐溫說:當然可以! 第二天在馬克吐溫主辦的報紙上登出了如下文字:一只母蒼蠅有兩個兒子。她把這兩個兒子視若掌上明珠,愛護備至。一天,母子三個飛到商業公司的商店里。一只小蒼蠅去品嘗包裝精美的糖果,忽然雙翅顫抖滾落下來,一命嗚呼!另一只小蒼蠅去吃香腸,不料也一頭栽倒,頃刻斃命。母蒼蠅痛不欲生,撲到一張蒼蠅紙上意欲**,盡管大吃大嚼,結果卻安然無恙! 闊佬看完廣告,氣得直翻白眼。

  死是千真萬確的

  某一個愚人節,有人為了戲弄馬克吐溫,在紐約的一家報紙上報道說他死了。結果,馬克吐溫的親戚朋友從全國各地紛紛趕來吊喪。當他們來到馬克吐溫家的時候,只見馬克吐溫正坐在桌前寫作。親戚朋友們先是一驚,接著都齊聲譴責那家造謠的報紙。馬克吐溫毫無怒色,幽默地說:報道我死是千真萬確的,不過把日期提前了一些。

  非吉非兇

  馬克吐溫在密蘇里州辦報時,收到一個訂戶的來信。信中問:馬克吐溫先生,我在報紙里發現一只蜘蛛,請問您這預兆著的是吉?是兇? 馬克吐溫回信說:這不是什么吉兆,也并非什么兇兆,這蜘蛛不過想爬進報紙去看看,哪個商人沒有在報紙上登廣告,它就到那家商店的大門口去結網,好過安安靜靜的日子。

  知己知彼

  馬克吐溫曾在圣法朗西士哥《呼聲報》編輯部任職。 他在那里工作了6個月之后,有一次,給總編輯叫了進去說:以后你不必在這里工作了。 馬克吐溫瞪著眼望著他,問道:你們到底為了什么緣故不用我呢?為的是你太懶,而且一點也不中用。呵,你真蠢得可以了,馬克吐溫笑著回答,你要用6個月的時間才曉得我太懶而不中用,可是我在進來工作那一天便曉得了。

  不許侍奉二主

  摩門教徒是基督教的一個教派,主張一夫多妻制。一次,馬克吐溫與一位摩門教徒就一夫多妻問題展開爭論。摩門教徒說:你能在《圣經》中找到一句禁止一夫多妻的話嗎?當然可以,馬克吐溫說,馬太福音第六章第二十四節說:誰也不許侍奉二主。

  鯨與作家

  馬克吐溫收到一位初學寫作的青年的來信。寫信人對這樣一個問題頗感興趣:聽說魚骨里含有大量的磷質,而磷則有補于腦,那么要成為一個舉世有名的大作家,就必須吃很多很多的魚才行,不知道這種說法是否符合實際。他問馬克吐溫:您是否吃了很多很多的魚,吃的又是哪種魚? 馬克吐溫回信說:看來,你得吃一條鯨才成。

  聯想和說謊

  作家把真人真事編成美麗的口頭故事,要有豐富的大膽的聯想。 有一位專門在細節的真實性上吹毛求疵的批評家,曾經指責馬克吐溫說謊。 馬克吐溫挖苦地說道:假如您自己不會說謊,沒有說謊的本事,對謊話是怎樣說的一點知識都沒有,您怎能判斷我是說謊呢?只有在這方面經驗豐富的人,才有權這樣明目張膽地武斷地說話。您沒有這種經驗,而且也不可能有。在這一方面,您是一竅不通而又要充內行的人。

  小錯和大錯

  有人問馬克吐溫,小錯誤和大錯誤有什么區別。馬克吐溫說:如果你從餐館里出來,把自己的雨傘留在那里,而拿走了別人的雨傘,這叫小錯。但如果你拿走了別人的雨傘,而把自己的雨傘留在那里,這就叫大錯。

武林功法